重生 ― 蔡惠賢

在確診患上末期腎衰竭後,我平靜而幸福的生活霎時蒙上死亡的陰影。我的人生、家庭,一切都改變了,我很害怕。我無奈地接受以長期腹膜透析替代腎臟的功能。洗腎雖然維持了我的生命,卻同時帶來種種的不便:耗費時間、影響生活,亦為家庭經濟帶來沉重的壓力。回想十二年來腹膜透析的生涯,箇中滋味,實在難以形容。患上腎病,就像走上一條不容易走的路,當中經歷無數內心與肉體的鬥爭、掙扎,付出不少淚和血,編織哀傷的生命。

當時,我不斷問自己,為什麼要受這麼多的苦呢?疾病使我的身體日漸衰弱、疲累,同時,亦時刻衝擊我的鬥志。痛苦使我變得怯懦,絕望使我的情緒極為低落。絕望中,幸好有一羣有愛心的醫護人員鼓勵和支持我,教我如何面對生活上和疾病帶來的種種困難;不斷為我打氣,教我振作、堅強地活下去;使我能繼續承擔照顧家人,特別是家中四名年幼子女的責任。

我永不能忘二○○六年的那個晚上,睡夢中接到鄭醫生親自打來的電話。「惠賢,有顆腎臟適合你……」掛上電話,我眼淚直流,心情久久不能平復,一家人整個晚上都高興得不能入睡。

第二天早上,我在既興奮又緊張的心情下,接受了複雜的腎臟移植手術。在醫院住了兩星期,過程很順利,至今我仍非常感激當日各醫護人員對我的體貼關懷。這顆健康的腎臟,使我無須再倚賴腹膜透析來維持生命。我感到得到重生,新生活就從那天開始。手術後至今兩年多了,我的身體狀況大大改善。我現在和正常人一樣,可以遠足、游泳、打羽毛球,一切家務都能應付自如,可以再次享受獨立及自由的生活。我和家人生活得樂也融融,感到無比的幸福。對於失而復得的健康,我深深地體會到擁有健康是最幸福的。患病的生活,使我對人生有更深的體會。百般滋味在心頭,現在我每一刻都懷着感恩的心去生活,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。我和家人十分感激那位偉大的捐腎者。成功的腎臟移植手術,醫術高明的醫生和充滿愛心的護士固然重要,但如果沒有無私奉獻的捐贈人士,就不能使一個又一個的生命重生。對捐贈者心存感恩之餘,我四個兒女也深受感動,已登記成為器官捐贈者,希望對社會作出一點回饋。